0

一顿超八地自创咒语的成就者——普庵祖师

99573491

楞严经云:八地菩萨以上乃可自说咒语。大凡学佛学得比较久的弟子都知道佛教有一个很厉害的咒语就是《普庵咒》梦参老和尚言,“普庵咒”是很凶猛的,古来一般的出家人用这个咒来降魔降鬼。要是恼害众生的魔鬼,普庵祖师一念这个咒,可以让魔鬼头裂八瓣。普庵咒除了辟邪镇邪很厉害,如果能诚心修持这个咒,走正道,修正法,凡事都能所求遂愿,可见这咒的功德之大。

很多人知道有普庵咒,但却不知道普庵咒是谁创的。要说普庵咒就不得不了解他的创作者普庵禅师,后人称为普庵祖师或普庵神僧。

普庵禅师何许人也,且听我慢慢说来。

普庵禅师是乃禅门之宗门巨匠,接「临济」法系第十三代法嗣,

普庵(1115-1169),南宋僧人,属于今天的江西省宜春人,俗家姓余,名印肃,号普庵,世居宜春县石里乡太平里,即今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余坊村。唐时,精通风水的司马头陀和尚,曾到此地,并留下铃记云:南山有个七星嶂,亥脉宜丙向,面前峰秀似悬幡,佛祖不为难。果然,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11月27日辰时,余坊村一户余姓人家室内祥光烛天,隐现莲花,普庵出世了。据说师生时,莲花生于他家稻田的阡陌上。六岁时,忽梦有一梵僧,用指点他的胸曰:“你他日将自悟取。”,并指示日后当阐扬佛法。第二天醒后看,但见胸前有点大如樱桃,被点之处成了朱砂色。知非凡物,父母以天命不可违,遂允其出家为僧。在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之八月,拜慈化寺正贤和尚为师。十一年四月落发,次年五月受戒,祖师之容貌魁奇,天性巧慧,贤公深为器重。一日,正贤授普庵《法华经》,普庵却说:“诸佛玄旨,贵悟于心,数墨循行,何益于道!”一番话显示出普庵对佛法有着不可以思议的因缘。

普庵禅师得道开悟是从《华严经》而来,当他读至“达本情亡,知心体合”时,遍体流汗,豁然大悟,曰:“我今亲契华严境界矣。”元代大诗人虞集游慈化,感普庵阅《华严经》而开悟,吟道:“炉香满室雨垂帘,借得方床午睡酣,泉上老龙还记取,山翁曾此听华严。”

普庵禅师开悟后就具有了大威德神通力,并且经常运用佛法的神通之力为有缘的乡里信众化解危难。

普庵祖师出家入寿隆院,二十七岁落发、二十八岁受戒,后离院云游湖乡,拜谒大沩牧庵忠公,在宋高宗绍兴23年(1153年)嗣后驻锡慈化寺,但他并不常住寺内,往往藜权芒履,励精行道,四方来投者,随机诱引,得其心传而成正果者无数。日夜禅定,亲契华严经,一日大悟,述云:「描不成?拨不开,何须南岳又天台,六根门首无人会,惹得胡僧特地来。」

宋孝宗干道二年(1166年),普庵以原寺所处“地气索莫”难成气候,决定另择新址重建梵宇,一日来到南泉山,忽见一人身高八尺,红发披肩,苍髯掩口,普庵问:“尔何方神祗?”那人道:“小神奉玉帝之旨,守护此地,候普庵僧五百年矣。”普庵笑道:“贫僧正是普庵。”于是普庵在南泉山开基兴工建寺,两年后寺成,今日慈化寺址便是800余年前之旧址。

普庵的神通之力非同一般,所以找他化解危难的人越来越多,屡屡为民禳灾去病,救旱抗洪。南宋嘉熙元年,因祈雨封“寂感禅师”;淳佑10年,因救旱加封“妙济禅师”;因禳疫加封“真觉禅师”。咸淳四年,又封“昭赐禅师”,大德四年,加“大德禅师”,皇庆元年加封“慧庆禅师”。乾道五年(1169年)七月二十日,聚集诸徒众,普庵祖师谓‘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盘,入吾室者必能玄契矣,善自护持无令退失也。’随即沐浴更衣,结跏趺坐而涅槃也。在世之寿为五十五,僧腊为二十八年,谥号为「普庵寂感妙济正觉昭贶禅师」,后在元代大德四年(1300年)重谥「大德慧庆」。到了明代永乐十八年(1420),永乐皇帝评说普庵祖师:“万行圆融,六通具足,端严自在,变化无方,哲学悟于群迷,普利益于庶类,如溥甘霖于六合,膏泽均沾,犹现满月于千江,光辉旁烛。”加谥‘普庵至善弘仁圆通智慧寂感妙应慈济真觉昭贶慧庆护国宣教大德菩萨’。师生前除灾除病之灵验颇多。元仁宗延佑初年(1314~1320)吴郡姑苏城西有慧庆寺,其寺后即造有普光明殿供奉普庵。此外,禅林多于佛殿背后安置师之肖像。

普庵不仅神术高超,其佛学功底亦不比寻常,一册《普庵语录》,明成祖朱棣叹为“其精深也,非想象之可求;其神妙也,非虚空之可似”。明进士邹元标读之,认为其“直接如来正宗”。

普庵禅师恩师是牧庵法忠禅师。正所谓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普庵并非一受具足戒就开悟的,其除了养成戒行、品德、禅修方法之精进用功外,更熟读“华严经”、“华严合论”等经论。随后的十二年丛林道场禅修生活中,更加珍惜光阴而勇猛精进到不曾懈怠卧草席而眠。于其三十九岁时,因阅“华严合论”至“达本情忘,知心体合”处,此时明心见性资粮渐成熟,故豁然大悟,遍体汗流,震撼不己,久久不能言语,(此时他已经跨过大乘菩萨无上四加行的暖、顶、忍三种加行,并安住在光明大手印之大定中,法身佛之本体觉性即将现前。)过没多久华严海会佛菩萨刹那间加持与灌顶,普庵禅师悲涕欢喜,踊跃无量,大似死中得活,如梦忽醒(此为光明大手印即将成就之兆)。过了许久云:“不可说,不可说又不可说。”,须臾后又云:“我今亲契华严法界矣!”并自述道;金刚经云:“信心清净即生实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随即普庵禅师心能转物,上天堂下地狱无所不能,并得弥勒菩萨之传承,自此弘法利生,开化人天。

禅宗另一成就者,明朝末年的憨山大师,其十二岁起于佛寺中听闻佛法,十九岁受具足戒,且诵读与契入“华严经”,并亲证“海印三昧”,而后近三十年中修持耳根圆通观音法,并有数次承蒙文殊菩萨带其往兜率天,亲自领受弥勒菩萨之指导与传法,故憨山大师也算是弥勒之传承弟子。

祖师此后则常治病救人,降伏妖魔外道。有一次他在修寺时,来了九位秀才,对祖师曰:师今年修大殿,但是今年值「九良星」在寺院,怎么敢修啊?祖师心知此九位是九良星之所化,乃戏曰:九良星是九位,何不将我添入,而成十良星?!彼九人欲退,却被祖师用神力定住,祖师曰:今日你等必须皈依三宝作佛弟子,否则我不放汝等。彼九人即皈依了祖师也。(学按:道教阴阳家说,辰戊丑未四年,九良星在寺院,其它年份在民间。九良星乃太岁也,人若犯之,则或死或疯,故阴阳家则推断而避之。但因祖师收其为徒,故至今南方人修建,则请僧人为他们先念普庵咒。有些地方无人会念,则于修建处立一木牌,写「普庵祖师在此百无禁忌」。)

祖师收了九良星后,匠人都病了,弟子报知,祖师即写了一个纸条贴于房柱,上写:“普庵非想会阴阳,修造无心动九良;勿谓吉凶无祸福,十人却令九人亡。我性我心常寂静,莫令含识入锅汤;奉劝来归于此者,身心浊秽总成当。”又书:“工匠若不病,天上无九良,工匠若不愈,地上无佛法。”次日,工匠皆愈。

有一次祖师在修寺院时,需要砖瓦,乃请瓦匠烧制,但是烧窑时,火烟不从烟筒出,有弟子告知祖师,说此处有一巫师作法,一定是他捣的鬼。祖师笑曰:你们将我的旧法衣拿去,围在烟筒上。弟子将祖师之袈裟围于烟筒上,烧窑的火焰顿时入窑,烟从烟筒而出,但是其烟不散,直入巫师家。当巫师前来求忏悔时,师斥:以后不许你用邪法害人。但若今后用法给人治病不验时,可以祈请我,我则会帮助你。后来法官们为人治病时,则祈请祖师以求得加被也。

祖师在修庙时,附近有一个贼人,偷工匠的被子。匠人告诉祖师,祖师命用修庙之钱,为匠工赔偿。但是此贼得寸进尺,变本加厉,众乃怒告祖师曰:修庙之钱,乃施主所舍,岂能如此浪费,若不惩治,则徒添我等罪业。祖师即书一纸条,贴之于柱曰:“贼人入院作窃,讽经念咒剖决;勿令时间到来,须叫七孔流血。”次日,贼忽七窍出血而死。妻前来求忏悔,祖师乃曰:晚了哩!(学按:《苏悉地》经中说,对恶人作降伏法后,彼人即病,若及时能将物归原主,则应作息灾法,否则其必死矣。)

为修殿堂令人抬一大梁,在歇气时,来一道士,在梁上坐了一下,其木梁则抬不动了,居士前来告知祖师,祖师乃用纸包一竹篦,并叫用此篦打去,此道士则忽然不见了。后来弟子问祖师,其人是谁,祖师曰:“千年守尸鬼,飞过洞庭湖。”众乃知其人乃是道教之吕洞宾,他是在戏耍哩!

一次,有家娶亲,但到下轿时新人却不见了,于是两家都告了官,哪一位官也断不下来。婆家姓章的主妇对她丈夫说:为这事见官,家产消耗了很多,听说普庵祖师乃得道的神僧,你不妨备礼去求祖师。其夫即往求祖师,祖师如入定状,片时则曰:噢,我知道了!乃写一纸条,用香花供养七日,其词曰:“佛身遍满,哪容妖邪?若不顺吾,天雷辟汝!”命来人贴于自家中堂,供养七日便有分晓。其人奉命而行,但是过了七日,殊无感应,将纸条拿来授师,祖师在此偈每一句下添了两字,其词曰:“佛身遍满法界,哪容妖邪鬼魅?若不顺吾道心,天雷辟汝粉碎!”命六名僧人弟子去到他家,将此偈贴于其人家之门外大樟树上,围树念「楞严神咒」,念至第三会时,忽闻一声巨响,其树被雷辟开,从树中走出两位姑娘。一位是其家之新妇,另一位是已经失踪了的一家的大姑娘哩。(学按:此二女是被树精摄去的。一切精灵都属于阿修罗道,它们能用自己的精气神幻现出极为豪华的情景。此树精恶贯满盈、执迷不悟,受了所应得之果报吧。据道教说,凡精灵修成后,五百年必有一雷劫,所以凡聪明一点之精灵,则皈依正教,广做善事,以求得正神保佑。否则必会遭雷劫。楞严咒是一切咒中最能破除邪魔外道的哩!)

一次祖师在用功时,正值修庙,四方打夯,乃默祷,他之教法应在何处兴起,即闻东南方之打夯声最显,果然师之教法广兴于东南方,尤其「普庵咒」,在早课中大多诵之以为常课。百姓也在修建时多请僧人先到家念普庵咒以驱除土煞,而保得家人平安。

有一次,天久旱无雨,众善信往求普庵祖师施法降雨。祖师曰:汝等往去某寺有一和尚,他袈裟边补着一点红布,他的黑雨很大啊!众乃往焉,果有一僧在此,众乃求其师,祖师即推脱,众礼拜苦求,祖师乃以石砚上一点水予之,众将此水迎到家后,大雨忽至,其雨色黑,田井皆满。后来众备礼谢普庵祖师,又问其降雨之师为何人?祖师乃曰:彼师乃龙树医王菩萨也。

有个虔诚的妇人常去听普庵祖师说法,其夫乃一屠户,闻庵祖大名后,求妻子引荐往见祖师。祖师见曰:你放得下吗?屠曰:放得下。祖师曰:你往你后面看。屠回顾,见他所杀之牲畜尽在身后,心生大惧,祖师曰:汝放得下吗?屠夫点头。祖师令屠回顾,则无一物矣。屠欲出家,祖师曰:汝乃在家菩萨,不可出家。并传法给他。后来其屠与妻乃常素念佛,并且成了善知识哩!

祖师用符箓法水常为人治病,因此他在盖庙时,则福者出钱,贫者出力,皆乐于帮助。祖师曾在山岩下盖了一寺,众乃曰:此处危岩绝壁,恐怕供养太少,不能持久。祖师乃曰:我有很好之膏药良方,可作此寺之用。因而此寺后来治病救人,自成了家风也。

祖师住慈化寺时,有本乡之信女张氏,造了一担纸钱,来寺求祖师,为代还「寿生债」(学按:还寿生债之来源,据说是玄奘法师见此一经,似乎非佛经典,但以此故事观之,则是否是以此事引导众生的一种手段哩!),祖师即以钱作泥浆而泥寺壁,命弟子为她念了《金刚经》一卷,祖师曰:“你之寿生债已还。”女曰:“道坊未作,纸钱未化,那如何叫还寿生债啊!”祖师曰:“尔不信,可去「寿生院」看一看!”女曰:“凡人在世,如何能去寿生院呢?”祖师则令女闭目,她忽然犹如做梦,见一人穿锦袍,好像是靖王,引她入冥司之寿生院,见一大树,金光晃耀,军兵手持弓箭,有曾还寿生债者,用箭射之则中树,未还者却不然,闻念「寿生牒」曰:“神弓箭发,一枝夙庆人天之会,为是故也,官库宝物无限。”有一官人高声唤曰:“善女人遇佛出世,还了寿生,功德无比,有《金刚经》一卷,八大金刚护卫,库中神光恒赫。”复赞曰:“汝生生得好受用者。”女醒后不知身在何处,良久才拜谢祖师曰:“感谢师傅,得到了好因果也。”祖师乃示众曰:“世人愚昧,专以烧纸钱为急务,彼蔡伦未造纸时,阴司用什么钱,佛只说经典,而没说叫化纸钱,只言转念大乘经典,却未说焚经当钱。”至今惟诵《金刚经》以酬受生,盖遵师之教命也。(学按:寿生债之说似乎非佛教义,但普庵祖师此故事说明,至少在宋代时就有,因此僧人为居士还寿生债而念《金刚经》以代之。据通冥者说,地狱中最重《金刚经》。其语乃民国时有一代理阎王判官之人所言,因其人过一两月则见冥卒牵马,叫他去代替判官,其人魂魄去后,则如半死之人,魂归后即如常人。人问其故,他乃说其所见所闻。居士将其语整理成书,名《幽冥问答录》。)

普庵禅师是一位具大神通力的禅者,虽出身自禅宗,但却活用一切上乘密法,故有禅宗的莲花生大士之称。在绍兴二十六年(约公元1156年),于七月办法会,因平时受益的信众太多,所以香火鼎盛,而有些人却心怀嫉妒,故向官府密报,诬祖师为妖僧,于是官府指派巡司带领数百官差去捉拿祖师。在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发前往佛寺的路途中,于寺外约数里处,忽然下了小雨,须臾檐前有滴水声,天井中不觉水涨,忽然间波涛汹涌,此时忽见一条巨龙长越数里,头角峥嵘、神光显赫而在云层中翻滚。前来捉祖师的官差见了此像皆惊恐不已,带头的巡检官即跪地而哀求忏悔,于是龙潜而雨止,随即撤兵回府衙,回即禀报:普庵禅师非妖僧实圣僧也。

有一次信众陈员外出钱举办一次水陆大斋法会,并恭请普庵禅师及佛寺中的比丘为其祖先诵经超度。而普庵师父领为陈家诵了一部金刚经(诵一遍),陈员外心中滴滴咕咕的很不满意的说:“怎么只诵一遍金刚经呢?太少了吧!”。普庵曰:“尔既不满意,再为尔还。”又集众诵金刚经一遍,可是陈天章回家后心中还是很不满意。忽有一天陈员外暴毙而亡,三日后又复苏,陈员外自言道:“我死后魂就被带到地府幽冥,而地府判官很不客气的告诉我说:‘汝在生时不信因果,不识生佛,施财入大慈化寺建雨中水陆,负一中经债。合与铁枷治罪。’这时陈员外在地府中向冥官深深忏悔,而幽冥便放他回阳。”所以三日后又活过来了。随后陈员外带全家子子孙孙与五百两银钱,来到大慈化寺准备向普庵师父请罪,而普庵问曰:“昔作善因如何?”陈员外恭敬礼拜说:“凡眼不识生佛,起不信心。望慈悲赦罪。”后来,陈天章又拿了一大笔香油钱捐给普庵禅师,而普庵禅师在陈天章背部写上「施财功据」四个字。令人啧啧称道的是,陈天章过世之后,一户甘姓人家的新生儿,背上竟然也出现了「施财功据」四字的痕迹。此后,祖师即隐居,因人言之可畏也。

由上可知一位德行兼备、内修圆满的修行者,一位戒行、内修、证量都圆满的大成就者,在人间弘法时,一定有龙天护法护佑的。其诵一部金刚经即超度祖先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真正要主法修持而达到法施利益鬼魂、业障、宿世怨亲者,还是要依仗三宝的力量,就好比前面提到的普庵禅师与悟明长老超度冤胡魂祖先的实际故事,就是最好的见证了。

(学者按:在藏密,民国时红教有名的诺那活佛也曾经说过:修密之人都有护法神护持,因为自己道力不足不能见到啊!我在多年的修行时,也深深体验到此言之不虚。因为不论任何的经咒都有护此经咒之护法神,他们专护念此经咒之人。假若是修禅之人,护法神则多是韦驮菩萨。我曾经听过一位老修行人说,他在东北的长白山住茅蓬而专念《药师经》,当蜘蛛精要吃他时,来了一位古装花脸的神人救了他,僧问为何人,他答曰:我乃是药师佛。后来一位老法师对他说道:那是《药师经》中的十二药叉大将啊!

据说普庵祖师隐居后,初于陕西终南山天子峪进口之不太远处,其处尚有祖师坐过的一块巨石。隋唐时有「三阶教」,他们偏执于聚钱修福为独一的行门,反而诬骂正规佛教徒,后被取消。据说彼教曾于此处前后修过庙。因此普庵祖师乃往更深的山中去隐居,则俗称之「裴公洞」。此洞是唐代裴休丞相送其子出家之寺,当时闻此寺之主僧师沩仰宗之仰山和尚,道德高深。裴休见师后欲求出家,其师说,你勿出家,即是出家得道,也比不上当丞相对佛法贡献大,丞相有大权力,可以护持整个圣教!因此裴休乃送其独子出家。此子可能是后世所传说中的《白蛇传》中的法海和尚。

据说法海开悟后,乃承师之指示去了金山寺,时江水往往涨潮时,危及金山寺。潮水乃蛟龙所为。一次水潮时,法海在寺门入定,降伏了两条蛟龙。

道教也说金——包括石头,金银铜铁锡等之物,如刀剑枪炮;木——即木质之物,如树木棍棒之属,木中也包括风,故中医学中,也说风木为病也;水——乃江河湖海,水中也包括带毒之液体;火——包括带火之物;土——也包括石质等,此五行中都有魔,故修道者,或用咒力或用练成的宝刀、宝剑,如密宗用的独股、三股、五股、九股杵等,用这些成就了的法器或用手印降伏,则金木水火土中之魔则会退避。密宗叫地水火风空,因为地水火风空,乃是法性中之能量,所以高僧用入空之手段,也能起同样效果,因此大小乘教典中,用入深空定的手段和密宗用咒力来降伏邪妖。其实咒法也是空性中之能量,道教用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炼虚还无生与密宗无上部的气、脉、明点的原理也不谋而合。不过密宗还加有本尊观、种子字和神咒之加持罢了。)

普庵祖师最后隐居之处,乃是「裴公洞」(即后来之「至相寺」),《庵祖灵验记》上说:祖师移住深山,当时无人知晓,后因有二位居士,一名丁骥,一名陈汝明,见到深山有白光,则预料祖师隐其处,乃寻当地人,往而寻祖师,则见祖师处有龙吟虎啸也。

普庵祖师之母亲进山寻师时,因为口渴,祖师之虎为创泉而饮,至祖师所居之洞处,因嫌风大,祖师乃作法,吸来一块巨石以挡风口也。祖师后来出山,在修一寺时,为大殿上大梁,匠工多人牵绳拉引,呼喊声震,适逢祖师冬天烤火,乃用一火箸挑着另一火箸且曰:“上上”。弟子问是何意,祖师曰:我帮他们上梁啊!此时上梁之主绳忽断,但大梁却悬空未落,众人紧急救之其梁乃上也。因为底下人很多,假若梁掉下来的话,则后果不堪设想也。

祖师一次在方丈中坐时,忽然奔来一只水牛,见祖师后即跪地哀鸣,祖师曰:你被打了吗?乃命侍者牵去别处,移时,追牛之人至,问祖师曾见牛否?祖师曰:何故?其人曰:我乃屠夫,因买一牛欲杀,我先用锤敲牛头令昏。殊不知此牛力大,乃挣脱而逃来山上,故寻牛至此。祖师曰:此牛宰后,能赚多少银两?其人曰:能赚五两银子。祖师乃命侍者取了五两银子交予其人,买下了这一头牛。祖师命侍者牵牛至而对牛说道:我用施主的银子买下了你,你饿了可以吃草,但不能吃庄家蔬菜,你可以去烧砖瓦的窑上踩泥,以消灭罪业。后此牛如通人性,从来不食庄家蔬菜,在踩泥时,也如通人性,婉转而踩;普庵祖师曾骑着它吹着铁笛绕了寺三匝哩!人见其如此可爱,故以后再也没人打过它。后来此牛乃蹲距而死。祖师在埋牛时作说法偈,其偈中有:“放出沩山水牯牛,牧童吩咐普庵收。南泉体用皆周遍,虎啸还家得自由。水牯牛,水牯牛,汝若不遇普庵,几乎落于虎口。此身幸脱这包了,逍遥物外任优悠。微笑一朝风月满,个中无事且了休。个因心负债,果报为牛,拖犁拽耙,无数春秋。冬则受寒天剑树,夏虫蚊食且无饶。只得从缘如南窑,泥热功多瓦遍周。不待来春重费力,不如悟觉应山坵。寄语伺鞭诸长幼,入他栏圈早回头。万劫千烹无解脱,不如还了永无忧,下土!”师又云:“大包角豁不露头,不露角,千手大悲也难扑索,八臂哪吒休来问着,凡人不识这工夫,一任将土来盖却。”葬后墓上生白莲数朵。(学按:沩仰宗之三宝道偈中有:放出沩山水牯牛,无人坚索鼻绳头。绿杨芳草春风岸,高卧横眠得自由。)

乾道二年(1166)建梵宇。一天忽然有名「道存」之僧人,冒雪而至,二人交相问答,或笑或喝。道存曰:师乃再来之人,不久将大兴吾教也。道即指雪书颂而去。此后,慕向普庵祖师者一日多似一日,祖师随宜为说法,或书偈与之;有病患者,折草为药与之即病愈;或有疫毒(传染病),则与之颂,则病愈。至于祷久旱或大雨、砍伐怪木、毁邪祠等,灵验非同一般。一日忽然集诸弟子曰:“诸佛不出世,也没有涅槃,若有入吾室者,必能去契矣。”

(学者按:此“入吾室者”即修悟师道者,即会契合「华严」玄旨。因为华严讲「事法界」:即是法界万有;「理法界」:万有乃唯心所变。也就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理事无碍法界」:即身土不二之理。即是密宗红教讲的,身心与法界本来就是一个体性;「事事无碍法界」:因为空即是色法,色法也实际上是空的,因此释尊在《金刚经》中也才讲一切法皆是佛法啊!

至于普庵祖师之降魔治病,若从表面上看,事事则有碍矣。其实祖师也不过是拨乱反正而已。因为彼等魔偏执于空或色,以故成了天魔外道。千佛万祖的作法都是这个道理,法界中的一切任何东西都是唯心识而所幻化成的。这个道理在普庵祖师身上显现得最为明白。细看他的平生,则似僧非僧、似道非道、亦道亦僧,此义正合华严之事事无碍法界,也正合密宗红教之大圆满见和白教大手印见,也就是禅宗大开悟后,已顺世了的无执着见地。

密宗说(世界)都是五大——地、水、火、风、空所成,也就是道教说的金、木、水、火、土。坚硬者属金;能动者属木,密宗叫风;水,液体;火,暖气;土者乃金木水火四者所成之物体。至于金,密宗将它配作空,道教《易经》中,也称为乾金。其实《易经》也不是道教之专利产品,原是一本讲宇宙玄机的书,以此来推断,画八卦的「伏羲」也应为文殊之所化身。

密宗用五大来代表佛性,显教里多不知此理,密宗之用五大者,则能代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之理也。这也正是《华严经》事事无碍法界之具体体现。其实显教之大小乘教法中都深含此理,无奈能会通此理者却很少,因此才有大小乘显密之争,是皆不通佛法之辈。若真得道者,不但能容佛法,即天魔外道法也能容纳。如大海能纳百川,这才是真正的大圆满觉,一切法皆是佛法之理,事事无碍之法界真理也。正因为如此,普庵祖师的神通和智慧,在中土神僧的地位,也是首屈一指的哩!其他的高僧大德或者偏执理性之空,而佛图澄大师等则重于事相之证)。

祖师生前除灾除病之灵验颇多。在元代仁宗延佑初年(1314-1320)吴郡姑苏城西有慧庆寺,其寺后即造有普光明殿,里面供奉着普庵祖师像。此外,禅林多于佛殿背后安置祖师之肖像。

(学按:这是因为普庵祖师神威特大,故以求其护佑也。我在朝云南鸡足山时,看到大迦叶尊者入定洞左方有小寺,正殿塑有普庵祖师之像,兰面红发而六臂之坐像,前二手之左手执经卷,右手舒展,手心向外,作说法印,右上手执日轮,右下手执五股杵。上左手执月轮,下手执铃。但是却很少有人认识,此乃世间画师留下来之画谱中普庵祖师像也。看此像则很合乎密教之理。浅意地讲:铃表慈悲作用,杵表智慧空;深意则是圣空(杵)乐(铃)。至于日轮,密法则说它乃丹田之暖乐,而月轮则是顶中之白菩提月液也。在世间上说日月乃宇宙之主要能量,道教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也和这个道理相同。

文殊菩萨说“我今唯以一毛智,测量无边法界空”。殊未知这个空,是包尽法界之一切色法在内,并非无色法之孤空。显教中,体性以文殊表之,显相以弥勒唯识表之。也就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之理。藏密黄教祖师宗喀巴,表面上看好像师提倡中观见之空性,实质上他所倡导的中观见中,正包含着此理,所以才毕生修着五大金刚和修寺塑像广行色法也,他的皈依境中,一面是文殊,表空;一面是弥勒,表色。红、白、萨迦各派之理实际上都是相同的哩。)

普庵祖师在世时,曾造有《普庵印肃禅师语录》三卷行世。所付法之弟子有圆通、圆融、圆成、圆信、应世等人,此外师所传之咒,在后世禅宗寺院及民间颇为流传,除了课诵以外,亦被人谱成了古琴曲和琵琶曲。普庵祖师能精通梵文,以梵文拼音为咒,人称之为普庵咒。(学按:这也是世间人之一种推理,在佛教中凡能证得到八地菩萨以上的圣人,则能自说神咒,当然这种神咒不仅能作世间法,而且还有了脱生死之功效。世间鬼神所说之咒却不能了脱生死。据说普庵咒具足着强大的降魔作用,亦能将魔鬼的头裂作八瓣。

普庵禅师圆寂之前,曾花5年功夫,刺血泥金,书写了一部《金刚经》。这部供奉在慈化寺的血书《金刚经》与珍藏在临江慧力寺的苏东坡手书《金刚经》碑,都是江西境内极负盛名的佛寺镇寺之宝。

普庵祖师是显密双修有大神通的著名高僧,为世人所敬仰。现在教内通行之普庵神咒就是普庵祖师所留。

藏密五大金刚是: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喜金刚、时轮金刚、等却金刚,没有包括红教之普巴金刚、马头金刚和汉传之秽迹金刚。在一般的五大金刚中,降伏魔怨较殊胜的则以黄教的大威德金刚为最。至于汉传的秽迹金刚和红教最重视的普巴金刚也可以和大威德金刚媲美也。这些金刚降魔的作用较大。女本尊中则以狮面佛母和白伞盖佛母(楞严咒)为最胜。

我听过去法门寺方丈澄观师说:他曾在东北的千山常念楞严咒。一日忽见一位穿着白衣服的童子对他说道:你不能念此咒。他此后就不多念了。后来他一打听才知道此山有一蟒精,此童子可能是它变的哩!

普庵祖师必修楞严咒,因为在他传记中曾数见他用此咒。有一种青面红发的普庵祖师相,很像秽迹金刚,况且普庵咒中有“百万火首金刚”乃是秽迹金刚,由此推断他有可能还念着秽迹神咒。普庵咒有极大的降魔作用,所以有“普安十方,安定丛林”之语。故南方之一些丛林每逢初一或十五必集体诵一遍。在明代万历年间(约1600年)株宏禅师将它编入《诸经日课》之中。清代道光时刻印《禅门日诵》中也刻有此咒,现代四川一带的寺院,大都早晚课都诵此咒一或三遍。(学按:据说俗人在修建时,都请僧人念普庵咒以驱土煞等诸邪。)

南怀瑾之《药师经的济世观》说普庵祖师没有学过密宗。(学按:这话不太对,在《普庵祖师灵验记》中,处处显示着「楞严咒」的痕迹。中土人士,很少见过藏密的经书,以故到现代还说藏密是外道,这是同一个道理,佛法犹如大海,所以无论何人,再博学,也不敢说他将佛经看遍了啊!即便是龙树菩萨尚不例外,他以为他读尽了佛经,娑竭罗龙王引他去了龙宫,以龙树的智慧,只看经的名字,接连看了两个月也没有看完哩。

禅宗说,破了生死牢关以后则佛性朗然现前,这个佛性,即是毗卢遮那佛,译成中文则名为「光明遍照」,也有译为「大日如来」的。密宗三大经之一的《大日经》即是毗卢遮那的直译。藏密中说毗卢佛是法身佛中的化身佛,金刚大持为报身佛,红教最高无上的普贤如来乃是法身佛中的法身佛,普贤如来的名字也是出自《华严经》的,因为其他菩萨问普贤菩萨师父为谁,普贤答,我师乃普贤如来。藏密之其他宗派都以金刚大持为最高的佛果。

今人「我慢」塞满心地,殊不知贡高我慢乃是极度我执的表现,也是成佛果之最强敌人,也就是住地无明。它以色究竟天之「摩醯首罗」来代表,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用深般若定来配合着「楞严咒」也才破除了它,也才证得了无上正等正觉的哩!这在《华严经》中不是说的很明白吗?但是禅宗的所谓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之说,其实也仅仅是八地菩萨的所证,用教理来分析实为「素法身」的成就。因为「楞严咒」(即密宗的白伞盖佛母咒)中,有阿罗汉与金刚手之明咒被破败的意译,所以楞严咒不单是显教之顶峰,且还是密教之顶峰。

古今《楞严经》中之理破密教之无上部为外道法,但其经中「二十五圆通」乌出沙摩(乃秽迹金刚)的一种圆通中说:“彼佛教我,观身诸冷暖气。神光内凝,化多淫心,成智慧火… …”。冷气者,实密教中之明点下降也。暖气者,实明点之上升也。因为此法乃密教之心印,密宗无上部法之原理。以下说普庵祖师戒杀文做本文结束。

普庵祖师戒杀文

堪叹诸人不较量,却将造罪当烧香。

处处神坛社庙,尽是作业之场。

个个烧鹅煮鸭,每每宰杀猪羊。

巧者持刀出血,拙者便去烧汤。

向前起来下手,推毛破肚搜肠。

煮得半生半熟,诸人斗割分张。

一似夜叉罗刹,犹如虎豹豺狼。

祭赛邪神野鬼,正神岂肯来尝。

鬼又何曾饱满,反遭触犯天堂。

猫儿无人杀吃,收拾被下安藏。

猪羊广有人杀,只见成队成行。

禽畜时时遭戮,杀者定去承当。

因此三荒雨旱,为人岂不思量。

若要报答天地,除非斋戒贤良。

诸仁者:杀他一命还他杀,一念回光免祸殃。

偈曰:畜生本是人来做,人畜轮回古到今。

不要披毛并戴角,劝君休使畜生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